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卢曦采访手记

每周挑选时尚业内最有趣的商业故事,写给你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卢曦

嗨,你也在这里。我是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卢曦。我每周六推送一篇时尚行业的商业文章。我自己写的,以及我选出的最重要、最有趣的故事。从此刻起,你就是我的读者,也许未来你会成为我的采访对象、我的朋友。现在就发邮件到lucyonair2013@gmail.com,让我认识你吧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   

2014-07-21 10:09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第36期


作者:卢曦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瑞士制表业坠入“冰河世纪”。精准、漂亮又便宜的日本石英表一夜间席卷全球,七十年代末,瑞士钟表产量在全球的比例从43%降至15%。

制表工匠难以维持生计,一些人黯然离开了这个行业。如果那时有一个水晶球,照见今日机械表的繁荣,瑞士人会不会惊讶地睁大他们的蓝眼睛?

手工制作复杂机械机芯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1983年,两个瑞士人发现了一个叫作Blancpain宝珀的品牌。当时品牌拥有的是几十名员工、图纸和零星的收藏,以及一段两个多世纪蒙着灰的历史。

全行业一片惨淡,宝珀决定重建,该走哪条路?那时大部分瑞士人已经相信了,石英表就是未来。

而宝珀从来没有做过石英表,这成了一件令品牌颇感自豪的事。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昱说:“世上永远不会有一块叫作宝珀的石英表”。曾担任宝珀总裁的让·克劳·比佛也非常乐于告诉别人,对于石英表,他当年可是坚决反对的。

宝珀的这一选择与Frederic Piguet(FP)机芯工厂有着密切的关系。1858年FP创立,开始为宝珀提供机芯。接下来的一个多世纪里,FP以出产最顶级、最复杂的机械机芯闻名业内。FP将少数顶级机芯独家供给宝珀,两家公司相互持股。2010年,FP工厂更名为宝珀机芯工厂,仍然是一个机械“极限难度”的狂热追求者。

宝珀机芯工厂(原FP机芯工厂)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在当时,即使FP愿意向市场妥协,要从一个老牌的机械工坊转身成为一个大规模生产的石英工厂,也是不可能的。

宝珀最先拾起的复杂功能是月相,一群工匠投入月亮的研究,周期、盈亏、表情变幻……当时他们还不知道,千万里之外的中国人也有这样的爱好,数千年来中国人虔诚地仰望月亮,安排农耕,乃至决定人生大事。

转折点在1992年,Swatch集团收购宝珀。那时的Swatch已经开始了一个影响深远的计划,一件唯有集团化钟表航母才能做到的事。

集团把“养家”的重担交到子品牌Swatch身上,Swatch奋不顾身地杀进石英表战场,到今天,Swatch的十字标识已经遍及全球每个角落。糖果色、塑料壳的Swatch甚至赢得了十几岁少女的欢心,她们用积攒的零花钱就可以买上好几只。

松下幸之助有一套“自来水哲学”,一件商品如果像自来水一样非常便宜、非常易得,而又有不错的价值,那就一定会成功。自来水一般的Swatch为集团输入了丰厚的利润。1984年,Swatch产量就突破了一百万只,2002年,Swatch产量突破了三亿只。

花花绿绿的Swatch保证了现金流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也正因为如此,宝珀,以及集团后来陆续收购的宝玑、雅克德罗不再有生存压力,得以坚持做传统的瑞士机械表。海耶克家族对这三个品牌疼惜备至,马克·海耶克在2002年亲自出任了宝珀的总裁。

宝珀的工匠们获得了极大自由,他们的工作目标变了——测试宇宙中机械技术的极限。

1991年,宝珀完成了“1735腕表”,把当时所有排得上号的复杂功能做进了同一只腕表——超薄、三问、陀飞轮、万年历、月相以及双追针计时。

复杂腕表宝珀1735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有人说,是茫茫大雪封山造就了瑞士人沉静的性格。他们长年累月在自己的小工坊里打磨零件,一点也不觉得无聊。制表师少年时进入制表学校,学会打磨齿轮、倒角,几年后成为工厂实习生,再慢慢磨练成熟。

多年后极少数天才成了大师。今天宝珀有两位制表师可以完成1735,他们要亲手做出700多个零件中的每一个,再花上整整一年时间完成组装的过程——骄傲的天才在完工前不让任何人染指自己的作品。

这种对于机械技术偏执狂式的气质在宝珀是被欣赏的,而镶钻、镶宝石、变换新外形这些做法,在宝珀不会频繁地出现。

比如,有些腕表藏家弄丢了腕表的“调校针”,他们于是拿起牙签、缝衣针,戳进腕表进行调校——这不仅伤及腕表,还会带进灰尘。就为了解决这么个小问题,宝珀又掀开了机芯,改进后实现了隐藏式调校。

2012年,宝珀拿出了“中华年历表”。迷一般的表盘上,人们看到中国古代十二时辰、农历日期、月份、十二生肖、五行元素和十个天干。表盘上的太极阴阳图、隶书子丑寅卯、十二生肖,都是金发碧眼的瑞士工匠一笔一笔画上的。

似已远去的中国古代历法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机械玄妙地运转,同时指示出公历和农历——农历除夕之夜,12点位的生肖图案精准跳转;中国农历中没有规律可循的十九年七个闰月,在表盘上也绝不会指错。

廖昱说,经历了漫长的过程,瑞士人才懂得了中国历法。研发耗去五年,随时面临着全盘皆输的风险。宝珀不想在表盘上画一只熊猫,就表示了解中国了。

2001年廖昱加入宝珀的时候,很多中国人以为世上最好的腕表品牌只有雷达,当时的宝珀仅仅在内地试了试水温。

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昱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图片由《时尚时间》拍摄

直到现在,顶级腕表们也只是极少数人拥有,在当时,要把售价动辄十万元的腕表卖出去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十万元几乎可以买下市场上绝大多数时尚单品,爱马仕的铂金包差不多在这一区间。而爱马仕的一条丝巾只需几千元,普通白领也能买得起。爱马仕之下,还有众多一二线品牌,以及他们更亲民的副牌。

长期以来,时尚品牌通过讲故事、造梦、明星效应、饥饿营销搅动市场。香水作为时尚界的入门产品就有一套疯狂法则——你希望自己第一年的销量是多少,就要用多少钱用来砸广告。

在中国,也有不少腕表品牌和中国明星合作、赞助红毯,参与热点事件的营销,争取从平面到互联网所有的媒体曝光。

这些套路对宝珀来说统统行不通。入门级的宝珀售价超过6万,最贵的超过了700万。“价格如此之高的品牌,在技术上一定非常复杂,工艺必须精湛。”廖昱说,金字塔尖的品牌,只有真正懂得的人才会爱上,买家绝不会不经思量就冲动出手,也就不会被直白的明星效应所影响。

在宝珀上海新天地旗舰店里,陈列的腕表大多是安静简洁的模样,只有极少数女表有少许镶钻。这个由瑞士侏罗山脉农户注册的品牌无法改变沉静、小众、“技术痴迷者”的性格。

制表师在精雕机芯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加入宝珀后,廖昱从最早经销宝珀的东北城市鞍山开始,走遍了中国许多地方。如今宝珀在北京和上海有8家直营店,另有36个通过经销商运营的门店或专柜。


每次面对地方媒体,他总会不厌其烦、大段大段地讲宝珀的机芯,各种了不起的工艺——他显得有些无奈,觉得宝珀值得讲的地方太多,但他每次都只能讲其中的一部分。

他渴望着一种更有穿透力的表达方式,一个又一个城市的反复巡讲,卡罗素、三问报时、硅游丝……这些深奥的词汇,究竟能否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真正懂宝珀的人?

卡罗素和陀飞轮一起抵抗地心引力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技术上的复杂让培训成了另一件苦活。有一些经销商看重眼前利益,进货时就一心想挑“好卖”的腕表,对“难卖”的绕道走。一线的销售也存在这样的心态,在一些经销商开出的门店里,店员们同时面对许多品牌。他们往往更喜欢那些广告凶猛的品牌,顾客一进门就能相中,爽快买单。

宝珀不找明星代言,技术上又极为复杂,甚至还为中华年历表出了一本工具书,专教如何读取干支纪年和时辰。这相当于一本农历起源的简史,销售们凭空多出一本“课本”。

大部分现代人对五行已不甚了解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没有别的办法,宝珀团队只能一次一次跑经销商,反复培训销售。跟他们慢慢沟通、慢慢磨,一点一点影响他们的想法。

“一个不爱学习的销售是做不好的。”在廖昱看来,“爱不爱学习”是评价一个员工是否优秀最要紧的标准。员工的领悟力也要慢慢熬,面对金子塔尖的顾客,交流时仅仅“情绪不对”,就有可能失去对方。

2013年,苦苦求索的宝珀被灵感击中,梁文道、吴晓波和冯远征成为宝珀的“大使”。

梁文道曾写过一篇文章——《奢华与教养》。“开着一部奔驰车在街上横冲直撞,觉得行人全是活该被吓死的贱民,这是没有教养的。”这篇小文流传甚广,深深击中了中国新富阶层在物欲中的迷茫。

梁文道讲述时间简史

谁懂宝珀这个“技术狂”? - 卢曦采访手记 - 卢曦采访手记

而信奉专业主义又热爱自由的财经作家吴晓波说道,互联网时代,不变的仍旧是独立思想与独立精神。

廖昱曾在北京悄悄看了两年冯远征的话剧,他觉得冯远征不仅戏好,人品也好。

廖昱说,这三位大使有思想、有情怀、博学且正直,他们散发出的磁场,能够到达和吸引中国有教养、懂得并热爱文化的那一群人。

宝珀想找到这样的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6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